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95章 陆先生,你为什么要碰我?
“出现?我为什么要出现?出去跳你挖的坑,被你一网打尽,最后死无葬身之地么?

    老东西,别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你们那可笑的计划早就被我给看穿了。”

    “你,你说什么?”话筒里传来白家主惊诧的询问,“什么叫我们的计划早就被你看穿了?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白开懒得跟他浪费口水,只吐出了两个字,“白茜。”

    白家主虽然平庸,但并不蠢,听了这个名字后,瞬间明白了过来。

    难怪白开拿到掌印后迟迟没有动手的,原来是白茜那个臭丫头在中间捣了鬼。

    他恨呐,恨自己当时太过仁慈,没有灭那丫头的口,如今让自己精心设计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我千算万算,没算到白茜她会逃出去将我跟陆夜白之间的合作告诉你,

    唉,筹谋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输在了心软之上,冤,真是冤呐。”

    白开冷冷一笑,从桌上捞起掌印,捏在手里细细把玩着。

    “如今家主的信物在我手里,老东西,如果你还想活命,就听我一句劝,主动从白氏家主的位子上退下来,将家族交给我,

    否则,我会一点一点吞噬你的势力,让你体验一下被自己信任之人背叛的滋味究竟如何。”

    白家主给他打这个电话本来就是另有目的的,又怎会因为他的威胁而乱了方寸呢?

    “不错,你手里确实有家主的信物,可那又如何?你总不能立马策反我身边的亲信吧?

    孽障,知道我这些年为何一直没将你母亲下葬么?因为她不配葬入我白家的陵园,

    既然你不顾父子之情,那我也无需再念旧情了,我给你二十四小时考虑,

    如果你不将家族掌印还回来,我便将你母亲挫骨扬灰。”

    说完,对方直接切断了通话。

    白开这一生有两个禁忌,第一个是他的母亲,第二个是他的身世。

    如今白家主公然以他的母亲来要挟他,还扬言要将他的母亲挫骨扬灰,他又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倒不是他有多爱重他母亲的骨灰,只是这道伤疤陡然被揭开,疼得他恨不得屠掉这世间所有人。

    几乎是在通话被挂断的那一刻,白开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死死握着手里的手机,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一双眸子浸满了杀意。

    陆夜白因背叛江酒的那些新闻所困,无暇顾及其他的事,他正想趁此机会杀姓白的那老头一个措手不及呢。

    没曾想那老不死的上杆子找死,用他母亲的骨灰来威胁他。

    很好!

    反正他们之间的恩怨总要做一个了断的,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想到这儿,他对着外面大喊道:“把白茜带过来见我。”

    “是。”

    不一会儿,白茜推门走了进来。

    “二哥,你找我有事?”

    白开冷眼看着她,沉声道:“你不是恨那老头将你送去教堂做修女么?

    今天我就给你报仇,不过在这之前还得你助我一臂之力。”

    白茜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只要二哥帮我将陆夜白弄到手,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去做。”

    “很好。”白开重新坐回了沙发内,开口问:“你对毒谷的防御了解多少?”

    白茜不是什么小白货色,跟着自己的母亲学了那么多年,早就耳濡目染了。

    眼下听他这么一问,她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

    “了解不多,但足以撕开一个口子让二哥顺利进谷,我保证不会让你的人损失一分一毫。”

    “很好,那你现在就回毒谷,在防御系统里撕开一道口子放我进去。”

    白茜陷入了为难之中,“二哥,我顶着这张脸回去,即使进了毒谷,怕也会第一时间被抓起来。”

    白开摆手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请了国际上最顶尖的易容师,她会给你换一张脸的,

    你想一想毒谷里谁的脸更利于你行动,把照片给易容师,她会让你改头换面的。”

    “那就管家之女吧,我跟她走得近,知她性格,假扮她入谷,应该不会穿帮。”

    “好,我这就命人请无面过来给你易容。”

    一个小时后,白茜悄悄离开了古堡。

    她刚走,陆夜白就收到了消息,守在古堡外的人悄无声息地将她给拿下了。

    郊区某农庄内。

    陆夜白负手站在庭院里,他的身后,跪着一个死士。

    这时,阿坤从屋子里走出来,对陆夜白颔首道:“陆总,从她身上搜到了几张面具,

    她应该是想易容成别人的样子混入毒谷,至于什么目的,暂且不知。”

    陆夜白轻嗯了一声,转身望向跪在地上的死士。

    “我刚才嘱咐你的,你都听明白了么?”

    “回主人,属下都听明白了。”

    陆夜白满意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面具扔给了他。

    “戴上这张面具,进去睡了她,让她将你当做我,然后按照我说的去做。”

    “是。”

    片刻后,陆夜白面前出现了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

    说实话,让自己的下属顶着自己的脸去睡别的女人有点恶心。

    可他也没办法,跟白开硬碰硬行不通,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

    半个小时后。

    屋内响起了一道凄厉的尖叫。

    “你,你是谁?你,你为什么要碰我?”

    ‘啪啪’几下,室内的灯亮了。

    白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整个人如遭雷击。

    “陆,陆先生,怎,怎么是你?你,我,我们这是?”

    说着说着,她的娇俏变得红润起来。

    她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他们这是……

    又过去数分钟后,两人才彻底停歇。

    幸福来得太突然,白茜只觉自己还处在云端,有些摸不着边。

    他,居然要了她???

    “陆,陆先生,咱们……”

    死士睨了她一眼,冷幽幽地道:“抱歉,你中了药,我捡到你的时候你快不行了,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救你。”

    跟陆夜白一模一样的声音,跟陆夜白一模一样的长相,白茜彻底清醒了。

    他,他真的是陆先生。

    看来外界的传闻是真的,江酒跟陆夜白闹掰,这个男人彻底放飞自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