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17章 该柔得柔,该狠还得狠!
说完,她又对陆西弦恶狠狠地道:“既然回来了,那就滚去祠堂里闭门思过。”

    陆二少顿时跳脚,嚷嚷道:“我哥不也弄大了人家肚子,七年来对人家不管不顾么,

    要说渣男,他比我更甚,毕竟我只祸害出了一个,他祸害出了三个,怎么就不见您让他去祠堂?”

    陆夫人瞪眼,“混账,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你哥不近女色,为你嫂子守身如玉,你呢,中途还相中了一个,

    那要是个良善的也就罢了,据说是朵会作妖的白莲花,差点害了我的儿媳跟孙女,

    即便这样,你还将她留在身边,让我准儿媳吃了一肚子闷气,你说你不去祠堂,谁去祠堂?”

    “……”

    陆二少气得不想跟亲妈说话了。

    他好无辜啊。

    他哥不近女色,为嫂子守身如玉,难道他不是?

    虽然他跟艾莉谈了三年,但他们仅限于手牵手,压根就没有过亲密接触好不好。

    陆夫人见他像个木桩子似的立在原地,又骂,“还不快滚,难道要我喊人押你过去不成?”

    “……”

    陆西弦转了转眼珠,视线落在后面的乐乐身上,眸光忽地一亮。

    他连忙朝闺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哄老太太。

    乐乐咧嘴一笑,从亲爹身后窜出来,笑眯眯地看着陆夫人,软糯糯的道:“奶奶,陆家这么严的么,动不动就跪祠堂啊,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得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长期住在这儿了,毕竟我喜欢捣蛋,玩耍的时间都不够罚跪的呢。”

    陆夫人一愣,刚才亲了墨墨随意随心他们几兄妹后,她的目光就被陆西弦推出来的容情给吸引了,没注意他们两人身后的小丫头。

    如今一瞧,儿子不香了,未来儿媳也不香了,眼里只有眼前这个仰着头,笑颜如花的小宝贝。

    他们陆家的小公主。

    “哎哟,奶奶的小心肝儿,即便你把陆家的屋顶掀了,奶奶也不会罚你跪祠堂的。”

    乐乐:“……”

    陆西弦:“……”

    陆夫人弯身抱着这个被蛊虫折磨了几年的小孙女,笑得合不拢嘴,眼里都泛起了水雾。

    “老陆,你看,咱们又多了个孙女,多了个宝贝疙瘩。”

    陆父的眼眶也有些红,眸中升腾似了薄薄的水雾。

    前半辈子,他一直执着于林家女,对妻子,对儿女,没有多少关怀。

    如今回头一看,他也儿孙满堂了。

    再忆往事,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那些年少时的心动慢慢消散在了岁月的长河之中。

    “乐,乐乐,你叫乐乐对不对?”

    小丫头咧嘴一笑,很是乖巧道:“对呀,爷爷,我叫乐乐。”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人喊爷爷了,但陆父还是激动的掉下了眼泪。

    与几个孙儿闹腾了片刻后,陆父这才缓缓收了笑。

    他偏头对一旁的两个儿子道:“让你母亲陪着她们去住处吧,你们两跟我去趟书房,我有话要问。”

    “好。”

    父子三人离开后,陆母也招呼着容情跟几个孙儿朝主屋走去。

    “情情啊,我虽然没有跟你接触过,但听婷婷说你是个极好的姑娘,

    想想也对,酒丫头眼高于顶,你能跟她做朋友,应该是趣味相投,脾性差不到哪去,

    容家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你别伤心,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把我当成亲妈就行。”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容情的遭遇跟江酒的很相似,都是被至亲之人给伤透了的。

    她能把江酒当成自己的闺女看待,如今面对容情,自然也能一视同仁。

    容情自从脱离容家后,性子温雅了许多,听完陆夫人一番肺腑之言后,心有触动。

    她主动挽起陆夫人的胳膊,笑道:“江酒说您很疼爱她,我羡慕得紧,

    如今来了陆家,我倒是不羡慕了,因为您也会那样疼爱我的。”

    陆夫人笑得很开心,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儿子找到了钟意的媳妇儿还要令她兴奋的了。

    以前她还怨着林妩,觉得是她勾了她丈夫的心,搅得他们夫妻不得安宁。

    如今老了,很多东西都看开了,尤其是孙子孙女绕膝后,往日恩怨也渐渐放下了。

    换做以前,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她的儿子有朝一日会娶林妩的女儿。

    可如今……

    夜白能遇到酒酒,一改曾经的冷清冷情冷性,是她儿子的福气,也是陆家的福气。

    …

    江酒给黎晚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她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清除后,这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听说三天后萧恩会跟傅璇举行婚礼?你不吃味么?”

    “又不是真的成婚,我吃什么味?傅璇做了那么多恶事,总要报应在她身上,

    这场婚礼,就是给她准备的坟墓,不管事后她是生是死,这辈子都跳不出痛苦的折磨了。”

    江酒笑了笑,她离开海城数月,这女人看似温和了,心也硬了。

    不过这样也好,女人嘛,该柔得柔,该狠还得狠。

    黎晚见她不再说话,偏头望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笑道:“马上吃午餐了,我命人准备……”

    不等她说完,江酒直接摆手道:“我还有事,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休息了,等你身体养好后,咱们再好好喝几杯。”

    黎晚知她刚回来,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处理,见她拒绝,也没再坚持,“路上小心,虽然回了海城,但你曾经得罪的那些人怕是还没死心,别着了道。”

    “嗯。”

    离开别院后,江酒没有回陆氏,而是驱车去了秦家。

    若说她在国外最记挂的人是谁,非秦衍不可。

    那么个惊才绝艳的人儿,温和有礼,灼灼其华,却被她毁了。

    原以为楚家那丫头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应该能温暖秦衍的心,伴着他一步一步走出黑暗。

    可没想到她性子偏激,跑去曼彻斯特掺和她跟楚雄的事儿,想借楚雄之手除掉她,最后不得善终。

    唉!

    来到秦家,江酒见到秦夫人的那一刻,还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犹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她被江柔诬陷下毒,这位贵妇人替她说好话。

    可无缘终是无缘。

    她嫁不了她的儿子,还毁了秦衍。

    “伯母,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