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62章 余生不见,各自安好!
门外传来保镖焦急的禀报声,拉回了江酒飘忽的思绪。

    霍斯跟萧恩一块儿过来了?

    萧恩还要给叶冉做检查?

    以萧恩的医术,不用照彩超,不用验血就能看出她的孩子没掉。

    萧恩知道了,也就意味着同行的霍斯也会知道。

    霍斯一旦知道,那叶冉没流产的事儿就兜不住了。

    想到这儿,她连忙起身冲出了休息室。

    病房隔得不远,很快就到了。

    推开房门冲进去的时候,她看到萧恩正在给叶冉把脉,神色一片凝重。

    她知道,他已经探出她没有流产。

    “霍斯呢?”江酒蹙眉问。

    萧恩松了叶冉的胳膊,抬头看向她,不答反问,“为什么要让院方对外宣称胎儿已经掉了?”

    江酒冷睨着他,她知道萧恩不是好忽悠的,如果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会帮她圆这个谎。

    因为他跟霍斯是兄弟,感情深厚,他们之间没有隐瞒和欺骗。

    “因为我想就霍斯与叶冉,再放任他们这样下去,只会伤得更深,

    萧恩,你与霍斯多年兄弟,你觉得霍斯会碰除叶冉以外的女人么?

    换句话说,如果是你,你会碰黎晚以外的女人么?

    若不会,那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儿就另有内幕,咱们得弄清楚。”

    萧恩微微眯起了双眼,他不知道一个多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江酒说另有隐情,那应该就不会信口开河。

    “叶冉的腹部是被霍斯砸的,如果告诉他孩子掉了,他怕是得内疚,得把自己给逼疯。”

    江酒耸了耸肩,冷漠道:“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何抉择,劝在于你,

    不过我觉得叶冉‘流产’更方便我调查一个多月前的事,

    若你告诉霍斯她的胎儿没掉,很多事我都不好下手去查。”

    她的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三秒后,霍斯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的目光在江酒脸上扫了一圈,然后看向萧恩,凝声问:“她怎么样了?”

    霍斯应该是去了洗手间,双手还沾着水珠,脸上也有水渍,眼眶泛红,不知是不是掉了眼泪。

    萧恩微垂着头,静默了几秒后,沉声道:“孩子掉了,不过她的身体还好,静养几天就没事了。”

    霍斯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萧恩对江酒道:“大嫂,咱们先出去吧。”

    江酒看着霍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她已经这样了,你最好别再伤害她,否则我可不管你是谁,拔刀的那一瞬间势必会见血。”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萧恩紧随其后,经过霍斯身边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振作点,那只是一场意外,怨不得你。”

    霍斯没理他,迈开灌了铅的双腿挪到床边。

    看着叶冉惨白的小脸,他的心口泛起了一阵阵密密麻麻的疼痛。

    那奋力一砸,还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

    她那么爱霍明,那么爱他们的孩子,如今他成了刽子手,她还能原谅他么?

    他缓缓伸手抚摸上了她的脸颊,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的皮肤,动作轻柔又缠绵。

    也不知是因为他的动作过大还是因为叶冉已经到了苏醒的时间,当他的指腹触及到她的唇瓣时,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恍如隔世。

    霍斯仓皇的收回手,撕声道:“你醒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冉动了动身体,小腹传来一阵剧痛。

    她抬头望向霍斯,问:“我流产了?”

    霍斯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她的目光,颤声道:“是我的错,我不奢望你原谅,

    但你们还年轻,以后还能有孩子,别太伤心了,养身体为重。”

    叶冉苦涩一笑。

    他认为她是因为喜欢霍明,才会与他发生关系的么?

    原来几年的感情这么经不起考验,一场小小的磨难,他们之间的情就分崩离析了。

    罢了,事已至此,他这么想,或许她还能重获自由。

    她累了,不想再跟他纠缠不休了。

    这个孩子她本就不想要,如今没了,便彻底与霍氏兄弟两清了。

    甚好!

    “孩子没了,我与霍斯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吧,你们别来打扰我了,我余生都不想见到霍家的人,

    如果你实在内疚,就信守承诺,帮霍明度过这个难关吧。”

    换做以前,霍斯听她维护霍明,一定会动怒,可眼下他不敢,没有底气。

    “好,我会关照霍明的,不会让他的日子太难过,你好好养身体,我先走了。”

    话落,他转身离去。

    叶冉看着他落魄的背影,神色黯淡。

    当他快要走出病房时,她轻飘飘地开口道:“霍斯,咱们余生不见,各自安好。”

    “……”

    …

    江酒再次将叶冉接回了沈家,霍明自然不敢拦。

    叶冉问起腹中胎儿时,江酒按照原计划选择了隐瞒,告诉她孩子已经掉了。

    叶冉听后,像是泄去了重担似的,直接病倒了。

    不过沈家医务室内有国际上最先进的药,叶冉的身体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只不过这心病怕是还得心药医。

    病房外。

    沈玄与江酒并肩站在落地窗前,静静注视着室内已经沉睡过去的叶冉。

    “酒酒,你这么做怕是有些不妥,如果她腹中的孩子是霍斯的,那一切好说,

    若她腹中的孩子真不是霍斯的,到时候你怎么收场,再给她做一场流产手术么?”

    江酒紧紧攥着拳头,目光坚定,“不会的,我敢肯定她被人算计了,她腹中的胎儿是霍斯的。”

    说到这儿,她偏头望向沈玄,又继续道:“哥,我派人调查了一下昨晚在夜色发生的事,

    徐倩买通了一个服务员帮她放倒了霍斯,然后传出她跟霍斯发生了关系,

    可当我的人去抓那服务员时,他已经逃了,我觉得他应该知道什么内情,你帮我抓住她。”

    沈玄点了点头,“好,这事儿交给我去办,对了,陆夜白说半个小时后给你打视频,你赶紧去书房吧,问问他的情况。”

    听到陆夜白,江酒眼里直泛光,“那剩下的事就交给哥哥处理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