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69章 时氏出事,时宛失踪!
这就是母亲的疼爱吧,她虽然赋予了她的孩子们,但她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情感。

    苏氏说大不大,至少不如沈氏,但说小也不小,若真的挑起争斗,沈氏也会受到创伤,没必要。

    “没,我与苏氏并无交情。”

    要不是这次苏氏主动挑起事端,意图取代云氏在刺绣工艺界的地位,她甚至不会多瞧这个家族一眼。

    “我只是看不惯这个家族的行事风格,母亲,非物质文化遗产局受了他们的好处,他们串通一气排挤云氏,我看不顺眼。”

    林妩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露出一抹厉色。

    “原以为苏氏洁身自好,没想到也会使这种阴谋诡计,要不是你,我差点着了她们的道,

    这样工于心计的家族,不适合给你缝制嫁衣,婚礼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绝不能被她们给利用了,

    这天底下又不是仅仅只有苏氏这么一门刺绣,实在不行,我去坊间征集绣女,总能帮你做出一套嫁衣。”

    江酒淡笑道:“还有云氏,我很喜欢云锦绣,昨天云娘的四徒弟云芝来找过我,

    她这次代表云氏参赛,若她赢了,我们便请她帮忙缝制嫁衣。”  记住网址

    林妩点点头,脸色仍旧有些阴郁,“我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为你做点事的机会,

    没曾想被搞砸了,还险些酿成大错,成为别人更上一层楼的跳板,真是可恶至极,

    不行,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这就去找你哥,让他教训教训苏家,不然他们以为沈氏好拿捏。”

    说完,她风风火火地朝楼梯口冲去。

    江酒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背影,不禁失笑。

    “伯母现在对你疼进了骨子里,你也算苦尽甘来了。”

    身后响起海瑾的声音,江酒下意识转头看去。

    “你还称呼她伯母呢,我都改口了,你是不是也该改了?”

    海瑾俏脸一红,抖着声音道,“我,我都还没嫁进沈家呢,这就改口,未免有些恬不知耻了。”

    江酒嗤笑道:“恬不知耻的事情你做得多了去了,也不在乎这一件吧,

    再说了,我不也还没嫁进陆家嘛,照样喊陆夫人‘妈咪’喊得飞起。”

    “……我不跟你说了,没你脸皮厚。”

    江酒有些好笑,这丫头跟着她时,没皮没脸的,活脱脱一魔女。

    如今有男人疼爱了,倒变得矜持了。

    …

    苏媚儿与徐倩被几个佣人请出主屋后,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

    车上,苏媚儿怒不可遏道:“谁让你自作主张的,云芝的技艺快赶上云女了,咱们拿什么跟她比?拿什么胜她?”

    这蠢货,脑子是被炮给轰了么?居然在沈家客厅里说出公平竞赛的话来。

    如果公平比试能赢,她还费尽心思讨好沈夫人,讨好江酒做什么?

    真当她犯贱啊?

    徐倩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任由苏媚儿吵骂。

    等她闹腾得狠了,彻底闭嘴时,她这才缓缓开口道:“江酒摆明了不想帮咱们,多说无益,

    这次参赛的是云芝,咱们就从云芝身上入手,只要废了她的手,或者让她发生点意外不能参赛就行了。”

    苏媚儿坐直了身体,眼里开始冒精光。

    对啊,阻止云芝参赛不就行了?

    即便她们要找人代替,届时能找谁?

    只要云女不现身,就扭转不了云氏的财局。

    “这个主意好,至少比如讨好江酒要好,表妹,你肚子里的阴谋诡计还真是多啊,这霍斯要是拿不下,那才叫见鬼了呢。”

    徐倩讥讽一笑。

    不是她聪明,而是她太蠢。

    这样的蠢货,也不知道苏氏哪来的自信指望她光耀门楣。

    “既然表姐觉得可行,那就着手去安排吧。”

    “……”

    …

    晚上。

    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席卷了各大网络平台的头版头条。

    ‘时氏新上市的春装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廉价的布料创造了巨额的利润’

    ‘时氏践踏商业底线,破坏服装市场,理性遭到所有消费者的抵制’

    ‘时氏打着奢侈品的名号圈钱,生产出来的货物堪比垃圾,严厉打击这种黑心企业’

    诸如此类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

    林倾得知后,第一时间启动LG集团在国际上所有的资源打压舆论。

    可对方是有备而来的,即便最后舆论得到了控制,这事儿也已经闹得人尽皆知。

    短短一个小时,时氏就被推入了风暴中心,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环山路上,几辆轿车在极速穿行。

    车厢内,江酒正焦急地拨打着时宛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她傍晚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后才知时氏出事了。

    这次为时氏送货的是沈氏速递,时氏出了事,沈家也跑不掉。

    沈玄正在集团内部收拾烂摊子,而她则满世界寻找时宛。

    她真的很担心那女人,怕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而寻短见。

    “喂,你那边还没找到时宛么?”

    话筒里传来女助理的声音,“没有,现在时氏乱成一团,股东都在闹,我要稳住局面,抽不开身,

    江小姐,你一定要找到时总,她出去的时候深受打击,我怕她想不开寻短见。”

    “我会的,刚才我给陆二少打了电话,他会去时氏帮你的,你别着急,先把时氏稳住再说。”

    “好。”

    切断通话后,江酒命司机去盛景公寓。

    车队调转方向,朝郊区急驰而去。

    …

    市中心某高档小区。

    一栋独立的复式楼里。

    室内一片漆黑,外面的七彩霓虹灯照射进来,让里面的陈设变得若隐若现。

    客厅沙发角落,隐隐可见一抹纤细瘦弱的身影蜷缩着。

    她的颤抖,周身一片清凉孤寂。

    ‘咔嚓’

    门把扭动,发出一声脆响,突的打破了一室寂静。

    房门开,一道修长的身影在门口倒映显现而出。

    他没有动,漆黑深邃的眸子在客厅里扫视着,好半晌才适应室内的光线。

    视线渐渐清明,他开始一寸寸搜索,最后,目光锁定在了沙发角落。

    他原本可以开灯的,但他没有,怕里面的人受惊。

    顺着墙面一路摸索进去,林倾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

    这个房子是他设计的,所以轻车熟路。

    只是没想到她会躲在这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