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80章 江酒真是云女?
四周静得落针可闻。

    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江酒的身份,但也仅仅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们不敢妄下定论。

    这时,两个小弟子推着云芝走了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被她们给吸引了过去。

    云芝轻笑道:“江酒确实是云氏的弟子,但却不是拜在我门下,而是拜在我恩师云娘门下,

    她于三年前成名,想必很多人都听过她的艺名,不错,她就是我的小师妹,云女。”

    意料之中的答案,又似乎在意料之外。

    那些猜到江酒身份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惊讶。

    那些没有猜到江酒身份的,个个都瞠目结舌。

    这里面就包括沈氏夫妇,以及……苏媚儿。

    林妩愣愣地看着台上的师姐妹,手下意识扯了扯丈夫的袖子。

    然后抖着声音问:“老,老沈,她,她刚才说什么?酒酒是,是云女?”

    沈先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然后拍着妻子的手背安抚道:“咱们的女儿那么优秀,万丈光芒集于一身,

    你瞧瞧她在哪个行业不是佼佼者,如今会刺绣,是第一绣女也不足为奇,咱们为她骄傲就行。”

    林妩笑着笑着落下了泪,忍不住感叹道:“她那么厉害,我还担心她不会绣工,帮她张罗着嫁衣,

    那丫头心里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不过笑话就笑话吧,我真的好开心,这才是沈家的女儿。”

    沈先生笑着摇头。

    幸亏他们及时悬崖勒马,挽回了女儿的心,不然这么优秀的闺女一辈子将他们当仇人该多难受?

    “云,云女,你,你是云女?”

    台上的苏媚儿难以接受,撑大了双眼死死等着江酒,满脸的不敢置信。

    “不,你们在撒谎,云女都消失三年了,怎么可能会现身?你们别想用这样的方式蒙混过关,我们不是傻子,不会上你的当。”

    江酒看她的眼神从看傻子升级到了看白痴,有些不耐烦地道:“我只是消失,不是嗝屁,今儿个现身怎么了?

    苏小姐,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去看一看脑子,自己的脸丢了没关系,

    要是连带着苏家的脸也扒了,你苏氏的列祖列宗恐怕都得从棺材里蹦出来。”

    “你,你……”苏媚儿伸手指着江酒,想要控诉她是在冒充云女。

    可当她看到四周人正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江酒,到口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江酒真是云女?

    她真的是那个弘扬了传统刺绣,让华夏的工艺走出国门面向世界的云女?

    “为什么,你明明精通刺绣,为什么还要请我来海城给你缝制嫁衣?

    难道你就是想将我踩在脚下,看我笑话不成?江酒,你的心也太过歹毒了吧。”

    江酒脸色一沉,冷睨着她,一字一顿道:“这场比赛,是你苏氏挑拨非物质文化遗产局筹办的,

    如今输了比赛却反过头来咬我一口,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不错,我母亲确实想让你苏氏帮我缝制嫁衣,

    如果你安分一点,不排挤云氏,不跟云氏争高低,咱们之间的合作早就达成了,何至于弄到这个地步?

    苏大小姐,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若苏氏老老实实接下沈家的委托,本本分分帮我绣嫁衣,又怎会闹成这样?”

    苏媚儿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里一片浆糊,加上她本就不太聪明,慌乱之下,她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今日你即使赢了比赛,也是用权势压人,你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也别给自己立牌坊,

    不管我能不能胜过你,你都不会让苏氏帮你缝制嫁衣的,毕竟云氏才是你师门,有好事,你自然第一个想到她们,

    我现在严重怀疑云芝出车祸是她故意为之,因为她担心自己比不过我,所以自残,然后让你顶替。”

    江酒微微眯起了双眼,神色晦暗不明。

    她早就怀疑云芝出车祸是苏媚儿指使人干的,如今倒好,居然倒打一耙。

    “人贵在自知,你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反正现在你也输了比赛,以后让你的家族好好夹着尾巴做人吧,

    回去告诉你们家的掌门人,云氏没有败落,只要我活着一天,名扬国际的就还是云锦绣,

    你们若是不服,大可以跟我开战,不过你们大抵是赢不了我的,我背后有陆氏跟沈家撑腰,背景雄厚。”

    “你……”

    “苏小姐,人活一辈子,丢一次脸就够了,以后还是缩在苏家闭门不出吧,免得成为世人茶后饭余的笑柄。”

    “你……”

    江酒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又对着评审团的几个评委道:“几位的底,我多少摸清了一些,

    之前我没有亮出身份,云氏孤立无援,你们捧高踩低也无可厚非,如今我现身了,你们……”

    不等她说完,其中一个评委连忙开口道:“经过我们几人的探讨,一致认为江小姐的绣品堪称佳作,

    你在没有亮出身份之前参赛,如今虽然身份曝光,但这并不影响你获取胜利。”

    苏媚儿豁地转头,恨恨地瞪着几个评委,怒道:“你们明明收了苏家……”

    她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突然直挺挺的朝身后栽去。

    下面的宾客以为她是太过激动,血气上涌才昏迷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江酒在死角射出了一根银针,成功击晕了她。

    这几个评委都是海城德高望重的专家,不能让苏媚儿几句控诉给毁了。

    倒也不是她大发慈悲,而是这一行的精英越来越少,毁一个,就少一个。

    她虽然不会传承刺绣工艺,但这一行曾带给了她渴望已久的安宁。

    为了云娘,她也得保住这个行业里仅剩的那一部分人。

    苏媚儿被几个保镖拖下去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江酒身上。

    “江小姐,你精通刺绣,自己的嫁衣应该不会假手于人吧?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亲自动手做一套嫁妆呢?”

    “云女大师,我很期待你能将今日比赛的那件嫁衣做成成品,然后穿着它举行婚礼,一定很高贵。”

    江酒轻笑道:“我正有此意,大家敬请期待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