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归虚之天 > 第六章 血煞摄魂
秦漠峰见状,顿时目眦欲裂,

  虽然那个正掐住大长老的人,平平无奇,自己也仅见过一面,但他绝不可能记错,此人正是当初自己在秘境入口袭杀逃走的那三人之一。

  老赵嘿嘿一笑,对秦漠峰的到来浑然不惧:“你们秦家平日里作威作福,没想到也有今天吧!”

  老赵脸上尽显得意之色,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加大了几分,强烈的窒息感令大长老呜咽不停,却是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

  “混账,你给我住手……”

  “住手!你杀我等时,可曾想过此刻……”

  “该死,你们都该死……”

  秦漠峰气急,这种蝼蚁般的家伙,平日里自己随意便能捏死,此刻竟然敢在此大放厥词,当真气煞我也!

  当即运转法力,周遭黑气翻涌,长刀刷的显现,作势就要斩出。

    然而只听"呲啦"两声,腹部传来的剧痛令秦漠峰御使的法力为之一顿,错愕的看向正插在自己两肋的兵刃。

  “二长老,三长老……”

  秦漠峰不敢相信,上一刻还倒在门口生死不知的两位族老,竟然向着自己挥刀。

  那一双猩红的眸子,宛如噬人的野兽般死死的盯着他,令他不寒而栗。

  秦漠峰第一次心头升起不详的感觉,他纵横东荒数千年,什么邪门的事情没经历过,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打从心底感到胆寒。

  “啊!”

  虽然心中震惊,可秦漠峰也不愧是一方枭雄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强大的气息喷发,将两位陷入癫狂中的族老直接掀飞出去。

  劈里啪啦断裂声不断,狂暴的气浪将正堂内的桌椅板凳都震碎,那些昏迷不醒的秦府子弟更是被无情的卷到了墙角,摔得横七竖八,模样甚是可怜!

    老赵眯着眼,看了一眼生死不明的秦府众人,呵呵笑道:“你这个家主当的还真够无情的啊!这些人没死在老头子手里,倒是尽数命散你手,不知道他们泉下有知该作何感想啊!”

  秦漠峰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我这就送你下去陪我秦家儿郎……”

  话音未落,秦漠峰的身形已然激射出去,一道血色大手同时挥出,速度极快的劈向老赵的方向。

  他相信这一掌下,那该死的老东西必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然而让秦漠峰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血枯手即将劈中老赵的命门时,躺在对方脚边奄奄一息的大长老居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悍不畏死的挡在了对方的身前,侃侃接下了这一掌。

  “嘭!”

  “噗!”

  血枯手掌下,大长老口吐血水,原本呆滞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惊愕,嘴角蠕动了两下,却是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无力的仰面倒下。

  在不设防的情况下,除了那些体修,否则半步不灭境修士和那些低阶修士的肉身强大差距并不是很大,再加上这一掌是由秦漠峰这位老牌不灭施展出来,其伤害之强可想而知了。

  “不!”

  秦漠峰眼眶发红,倒下去的那个老者不单单是秦家的大长老,更是他亲爷爷,一手将他扶持到现在这个位置的至亲之人,可现在他尽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我要杀了你!”

  迎着老赵那张可恶的神情,秦漠峰抬手便是一掌。

  “嘭!”的一声闷响,老赵的身形瞬间化为一团血雾炸散开来。

  秦漠峰此刻无暇他事,抱起大长老的尸身,眼角流出悔恨的泪水。

    ……

  一直在维持阵法的申屠鸿身后,一团血雾缓缓聚拢成型,不消片刻便化为了老赵躯体。

  “哎哟,我的亲妈啊!吓死老头子我了。”

  老赵神情激荡,一脸后怕的来到申屠鸿的身边,说道:“刚刚那一下,我还真以为自己要身死道消了呢!”

  “放心,我将你的一丝神魂注入了大阵之中,除非阵法破碎,血煞之力枯竭,否则你将不死不灭。”

  “嘿嘿!”老赵讪笑了两声,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真当死亡来临的那一刻,这心里还是不免生出恐惧的感觉!”

  申屠鸿没说什么。

  不怕死的人,不代表他不会感到恐惧。

  老赵看了一眼大阵的方向,轻声问道:“受了这么些刺激,这秦漠峰怕是要废了吧!”

  “没那么简单!”

  申屠鸿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虽然提前布局,以血煞之气影响了秦家众人,可秦漠峰的修为实在太强了,即便是被你我连番算计,动摇了心神,但离彻底侵入神魂还太早。”

  老赵闻言点点头,不灭境的强大有目共睹。

  别看秦漠峰现在表现的差强人意,对申屠鸿的袭扰无可奈何,可那是因为七星杀生阵在地脉之力加持下的结果。

  成套天价法宝布置的阵法之强,寻常不灭境强者支撑不了一时三刻便会被阵法内弥漫的血煞之力影响神魂,化作嗜杀成性的野兽,就像当初初次入阵的申屠鸿一般。

    秦漠峰至今还能保持理智,仅性情受到影响已实属了不得的了。

  “没关系,一切尽在掌握中,他连番攻击阵法,体内灵气循环往复,已与阵内血煞之气融为一体,待我施展术法,便能将他神魂拖入地狱之中,届时他将再无翻身之力。”

  说着,申屠鸿紧掐法决的双手,再次动了起来,口中喃喃低语:“七煞摄魂,神游四分,入我森罗……”

  秦府正堂内,光影虚晃,空间扭曲变形。

  “不好!”

  秦漠峰赫然一惊,强大的神识铺天盖地的扩散出去,想要探明真伪。然而令他惊讶的是神识所过之处一片虚无,眼前的正堂大厅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衰败,化为废墟。

  “这是——幻境!”

  秦漠峰有些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幕,遍地焦土,白骨累累,缕缕绿色烟火不时从地面的裂痕中冒出,秦漠峰认得,这正是幽冥鬼火。

  要知道他可是不灭境的修士,神魂固若磐石,魑魅魍魉轻易动摇不得他的心神,但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又是如此真实,一时间让他有种身坠幽冥的感觉。

  “小峰……”

  就在秦漠峰愣神之时,他怀中的大长老早已腐朽不堪,此刻居然张合着下颚发出森冷的呼唤声。

  秦漠峰一个机灵,将怀中枯骨向外一推,立马站起身来想要远离。

  可就在他退后的这几步里,却是噼啪的踩断了数根枯骨,原本那些半埋在地里纹丝不动的白骨骷髅,像是受到惊扰了一般,一传十,十传百的缓缓的爬动了起来,空洞的骷髅头颅中闪烁起幽幽绿火,皆是抬着起白骨手臂伸向秦漠峰,嘴里喃喃嘶鸣。

  “家主,你怎么踩断了我的腿啊!”

  “我的肋骨也断了……”

  “家主……我们不想死啊!好难受啊!”

  “家主,救救我们……”

  骷髅们一边呐喊一边向秦漠峰的方向爬行,不过几息间便围满了秦漠峰的四周。

  秦漠峰见此,双眸中闪过狠厉之色,挥手便是一道劲气飞出,打散了身前一丈内的骷髅,嘴里不屑的说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说着,眼中凶光更盛,双掌劈出,又是一片骷髅被震的稀碎。

  一时间,鬼哭狼嚎声不断,可秦漠峰却是越杀越起劲,眼见就要将爬过来的骷髅全部打散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爹,爹……不要……不要杀我啊!”

  “启儿,启儿……”

  秦漠峰手上动作一滞,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所谓虎毒不食子,即便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可真要让他亲手灭杀自己孩儿的尸骨,内心深处还是会于心不忍。

  “不不……假的都是假的……”

  地上散落的尸骨碎片再次聚拢起来,化作一个个狰狞的恶鬼向他扑去。

  “噼噼啪啪”

  秦漠峰体内散发的劲气犹如龙卷风般扩散开来,瞬间就将那些聚拢成型的恶鬼骷髅绞得粉碎,随劲气的流动吹散。

  “哈哈!就这点本事,也想伤我,可笑,哈哈……咳咳!”

  就在秦漠峰放肆大笑时,体内突然感到一阵不适,气息紊乱,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我只是怎么了,我的神魂为什么会如此虚弱……你都干了些什么……”

  然而无论秦漠峰如何的咆哮,也换不回丝毫的答案。

  “呼啦啦!”一阵阵铁链摩擦声响彻昏暗的夜空。

  秦漠峰抬头,便见两条手臂粗的铁链自虚空中激射而来,心里一惊,顿感不妙。

  想要闪躲,可那两条铁链却是如影随形,转眼间便追上了他。

  两条铁链犹如灵蛇般游走在秦漠峰的周身,顷刻间就将其捆绑了起来。

  “该死!”

  秦漠峰奋力挣扎,可除了让铁链发出“哗啦啦”的撞击声,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这到底是什么锁链,为什么我挣脱不开?”

  秦漠峰哪里知道,他现在所处的是一方地狱,而捆在他身上的是专门克制神魂的锁链。

  若是他全盛时期,凭借神魂之力,或许还能周旋一二。

  可接二连三被申屠鸿设计,神魂已然不稳,刚刚为了驱散那些恶鬼骷髅,更是消耗大量魂力,此刻他的神魂已经萎靡到了极点。

  “秦漠峰。”

  一道威严庄重的声音自虚空中响起:“你倒行逆施,罪孽深重,今将你打入铜柱地狱,受那炮烙之刑……”

  空间扭转,再睁眼时,秦漠峰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岩浆火海之中,周围一群小鬼正龇牙咧嘴的看着自己,似是想要将自己分食了一般。

  秦漠峰还未看清四周事物,身子突然一个趔趄向前,险些栽倒下去。

  定睛一看,却是有两只小鬼一左一右的拉着他身上的铁链向前拽,嘴里“咿咿呀呀”个不停,像是在催促他快点走一样。

   “你们这些肮脏的鬼物,快放开我……”

  秦漠峰顿感不妙,冲着两只小鬼叫嚷着,挣扎想向后退:“我乃是不灭境强者,吹口气就能灭杀了你们,若敢羞辱于我,定要让你们形神俱灭……”(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